联系我们   Contact
搜索   Search

汉白玉的前世今生

2015/5/10 17:23:47      点击:

中国1号”快没了 

5月初的一个午后,我驱车沿京石高速公路前往汉白玉的传统产地房山高庄。在这之前,做石雕的马子告诉我:“房山汉白玉快没了?!甭碜铀祷坝惺焙蛐?,可他说的这话大致靠谱。在这十几年间,他干的石雕活儿,没用过几块真正的汉白玉。我边驱车西行,边想着马子刻那种房山白渣料的作品,冒充汉白玉糊弄客户的事情,心里多少有点儿别扭。汉白玉是中国古代皇家建筑、雕刻使用的名贵石料,故宫、天坛、天安门金水桥等经典建筑都有大量使用。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等当代国家工程中,也有广泛应用。它们所使用的这个汉白玉,是特指北京房山大石窝镇高庄村西的石矿中出产的一种石头。它质地细腻、洁白温润,在我20多年的雕塑生涯中,多次使用这种材料进行创作,那美妙的手感和细腻入微的表现力,都给我留下了难以忘怀的记忆。那石头是美妙的生灵。

由于它的杰出表现,1998年,国家建材局石材质量监测中心、中国石材协会评出83种新特石材,房山高庄汉白玉被评为1101号,人称“中国1号”。
车接近阎村出口时遇上修路,我挤在左道让出的一条窄道上出了阎村。车过良乡,经过房山时,已可零星见到一些石材厂、雕刻厂在路边不远处铺开摊子。驶过云居寺路口,拐上一条向西通往大石窝镇的路,沿途的石材厂多了起来。进入大石窝镇,但见路旁大大小小的雕刻厂和大大小小的石头狮子,成堆成行地站在路旁,在那些挤挤挨挨的石刻产品中,除了狮子、佛像、造型拙劣的小学生奔向四个现代化的群雕,还有一些比例失调五官粗陋的西洋美女、小天使之类的雕像?;砣菀谆四?,房山的石匠刻些石头狮子佛像之类的还成,一刻正经人像马上就露怯了。都2005年了,石窝镇这里就飞不出来一个受过专业雕塑训练的石雕工人吗?开车经过这些雕像时,我这样想。
老坑白塘和小龙王庙
为了表明这里是汉白玉的产地,高庄人在正对着采石必经之路的东口建了一个大影壁,上面写:“汉白玉的故乡”。沿着这条道穿村而过,经过村边一个水塘,水塘边上堆满了杂石,一个工人站在机器旁,将杂石不断添进压辊中,将它们辗为石粉,这是制作玻璃等建材的原材料。
一个老板模样的中年人站在料堆边,我问他当年修毛主席纪念堂时所用的汉白玉是从哪儿采的,他指了指前面的水塘,说这里就是一处采料厂,还有两处在村南。现在这个矿坑还可以采出汉白玉,但是要挖掘三四十米深才能采到汉白玉,成本昂贵得惊人,所以人们就将它放弃了。商业时代是不可能像当年为了完成政治任务那样不计成本地开采石料的。
从这里出村,西行约一里许,便来到了高庄采汉白玉的老矿坑———白塘所在地。白塘是个宽三四十米、长约五六十米的石坑,靠山坡的南侧,从上至下,劈成二十多米高的石壁,这是开采石矿留下的痕迹,石壁下面,碧绿的白塘水绿得失去了透明感。水下有多深,无人探究过,一个在矿上干活的高庄人告诉我,这个坑存在有很久了,许多年前每逢干旱,村里人便拿整猪整羊到这里祭祀,据说将猪羊扔进水塘后,便会有巨大的龟浮上来将猪羊吃掉,人们往村里走,不等到家,雨便下来了。我问他:这是你听说的吗?他说这是他爷爷亲眼所见的。他告诉我,白塘附近还有一座汉白玉雕刻的小庙,叫做山神庙。我向他所指的小庙的位置望去,什么也看不见,只能看见堆放在一起的大大小小的石头。我沿着一条沟走过去,在白塘东侧,四个青年正在用风镐向岩石打孔,我大声问其中一个工人小庙的位置,他说不知道,我又来到一个小工棚前,问一个整理配电箱的师傅,他指了指白塘北侧三四十米的地方,说就在那里。
在一片堆放石料的场地中间,我找到了那个小石庙。小石庙坐北朝南,宽不过三米,深不过两米,里面并未供奉任何神像,以前是否有过供奉,不得而知。石庙所在的位置,现在成了个凹坑,但在许多年前,石庙是在山坡上的,庙的周围被多年来开采出来的石料、废料越堆越高,现在它就成了陷在凹地里的建筑了,石庙的门楣及两旁镌刻着这样的对联:五风十雨风调雨顺,上国下民国泰民安,横批是云行雨施。
一个村民告诉我,过去这一带沿着石矿盖有几座庙,有老君庙、二郎庙,都是些中国民间祭祀的神灵,山有山神,石有石神,地下三尺有神灵。他告诉我当地一句民谣:大青不动二青摇,三青才到卢沟桥。这个民谣说的是当地产的另一种优质石头———青白石的事情。有一年,开矿的人发现了三块巨大的青白石,大的一块工人让它原样留在山体上,第二大的那块长约十米,匠人将其采下,原地保存,还有一块被运至卢沟桥当做桥墩用了。运输它时,一里地掘一口井,冬天沿途泼水形成冰道,将石头滑至卢沟桥。而大青石、二青石就留在当地,成为一种镇山之物,数百年过去了,大概在20年前,村里一个人打上了那块长约十米的二青石的主意,他将这块巨石分割成数块,准备卖掉,可是他刚回到家,便得了半身不遂,卧床不起了。人们说他这是冒犯了石神,遭了报应。
当地的人告诉我,高庄的汉白玉开采始于汉代,所以命名为汉白玉,不过那时没留下实物,现在能看到的汉白玉雕刻的最早的实物是房山云居寺石经,由隋代僧人静琬发起刻造,自隋大业(公元605-617)年间开始雕刻,经历代匠人辛勤劳作,至明朝末年,画家董其昌等人主持续刻石经作为终结,前后共刻石经一万四千余块。
孤立石上的辽塔
在石矿北侧三四百米的地方,是一座直径百米、高30余米的馒头形山丘,顶上孤零零地耸立着一座灰色的七级砖塔。令人惊异的是,塔基下面竟是四五米高的裸露的大理石矿,矿层中也有汉白玉。
我沿着西南侧的坡地向塔走去,经过一个红砂岩矿的门房时,我走了进去,一男一女坐在屋里,桌子上供着一尊六七十厘米高的瓷塑财神像。名叫高景中的男人告诉我,那个塔叫玉皇塔,是座辽塔,塔下面的山丘是一整座石矿,埋藏很浅,剥开一尺厚的土层就是石头,经过上百年的开采,整个山丘被剥去了大约五米厚的一层,剥到玉皇塔基周围时人们才停了手,现在塔基下就成了那个样子?!拔幕蟾锩笔?,造反的红卫兵想把玉皇塔炸毁,因为火药威力不够,没有成功。玉皇塔在2000年被盗过一回,据说一个南方人拿着罗盘在塔周围转了一圈,后来塔身上两块砖被揭开,里面的东西被盗走了,说是一个金碗没了。我问高景中:你怎么知道是金碗呢?他说有人上去看了,有一个碗底的印儿留在那儿。
我从红砂岩矿北侧爬上去,山丘下的土地还没有长出庄稼,地边上的几棵柿子树都长出叶子了,有两棵柿子树树身被人切去了一圈树皮,这是一种防止树疯长的措施。两个男人坐在树下说话儿。玉皇塔下面的整个山坡,全是开采石料以后遗弃的废石渣,塔南侧草丛中扔着一个石碑座,看上去是旧物,我沿塔周围转了一圈,也没找到石碑,旧碑座旁有个新刻的石碑座,也被人掀翻了,整个山坡上,找不到任何与塔有关的信息载体。
我边转圈边寻找的动作让我失去了方向感,从塔丘上下来时,找不到来时的方向了,我尽力向远处望去,看到了那两个柿子树下的男人,我向他们走去。
8000元/立方米
汉白玉是大理石的一种,它和石灰岩的化学成分都是碳酸钙,大理石和火成岩、沉积岩不同,既不是岩浆凝结而成也不是泥沙埋积而成,它是从石灰岩演变而来的。由于岩浆的侵入,石灰岩在高温及压力的作用下内部组织重新调整成分发生变化成为一种新岩石,这种岩石的一种就是汉白玉。它的学名叫做变质岩。
大石窝镇自己介绍,该镇大理石总储量2450万立方米,其中汉白玉储量80万立方米。据一位矿场的人说,整个高庄有七八家私人公司开采石头,他所在的公司开采顺利的话每年能开出百十方汉白玉石料,这要看开矿时的运气,有时候开采进去碰不到汉白玉。
我来到白塘附近一个矿场,这里放着一些石雕产品,品种与来时在路上见到的石雕都一样,一个在矿场上的男人发现了我。他叫我,我走过去向他说明了来意,他给我介绍了整个矿脉分布的情况。高庄汉白玉矿主要分布在村西边一座绵延四五里地小山的南坡边上,这个矿脉,始于村西侧,东西长约5里,在村西边,矿层埋藏较浅,越向北延伸,汉白玉所处的位置越深,而整个矿脉处于山体的南侧,每向山体掘进五米,汉白玉层便下降一米,山体的厚度加上汉白玉矿层的下降,使开采成本成倍增加。20多年前,汉白玉的价格大概每立方米数百元,今天汉白玉每立方米价格在8000元上下,如果遇到出石体积大的,那价格每立方米在万元以上,是所有大理石中价格之首。
我们站在那片十多米高的采石立面前,我让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师傅给我介绍一下汉白玉在岩层中的分布情况。他说,地表第一层是土盖,第二层叫青白石,第三层叫青白底子,第四层叫六蔓子,第五层叫混柳子,第六层叫麻沙,第七层叫花铁,这一层他们称为肉,是一种含铁的汉白玉料,第八层还是麻沙,第九层叫山蔓,第十层还是麻沙,第十一层叫原渣,第十二层叫麻沙,第十三层就是正宗的汉白玉三尺厚,第十四层是麻沙,第十五层叫二尺厚,也是汉白玉?!叭吆瘛焙汀岸吆瘛倍急硎玖撕喊子窨蟛愕拇笾潞穸?。经过多层的各种杂石,开采到真正的汉白玉,距离地表,已经是十多米深了。下面的汉白玉,有浸在水中的,玉润的感觉更好。
这种开采的难度带来的价格之昂贵,使得一般工程不敢奢望汉白玉。
汉白玉的政治色彩
建国以来,使用高庄汉白玉建造的带有政治色彩的国家工程最为著名的有两个,一个是人民英雄纪念碑的汉白玉栏板,1958年修造。经过了多年的风雨剥蚀之后,它开始风化,所以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有关部门将这批汉白玉栏板重新更换。另一个工程是1977年修建的毛主席纪念堂,里面的毛主席像是用汉白玉雕刻而成的。由于造像的尺寸超过了汉白玉矿层的体积,所以,整个雕像是由几块汉白玉拼接而成的,头部用一块汉白玉雕成。房山汉白玉虽然温润细腻,但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在石料中无规律地隐藏有浅赭色斑痕,一块外表看上去极好的汉白玉,刻成雕像,最后难免遇上斑痕。当年北京建筑艺术雕塑工厂雕刻毛泽东头像时,为了确保质量,同时选了两块汉白玉,由八级雕刻工刘润芳、高生元同时刻两个头像,雕刻完之后,刘润芳雕刻的头像比较洁净,只有鼻部有一点微瑕,后来用高级白色颜料涂上去,把这点斑痕遮住了。
假冒汉白玉的白渣料
从汉白玉矿老坑那里出来,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自称高庄村民的人告诉我:中华世纪坛那个号称汉白玉的大石碑其实不是汉白玉,是产于石窝村的一种糙白石,石质疏松,现在已经开始风化了。
听了他的话,我有些吃惊,中华世纪坛建筑是20世纪末一项重要的国家工程,名其为坛,它有一种建坛昭告世界的意味,那意思是说21世纪是中华的世纪。那块巨型石碑是前国家主席江泽民题的字,这百年世纪工程的脸面———中华世纪坛石碑难道是豆腐渣工程?
我有些将信将疑。
第二天上午,我来到中华世纪坛,那块号称汉白玉的中华世纪坛石碑横卧在最南端的长安街旁,我买了30元一张的门票,进门来到这块碑前。这是一块长约10米、宽约1.5米、高约1.3米的巨型白石,高庄当地有人管它叫糙白石,有人管它叫房山白,北京建筑艺术雕塑工厂的艺人管这种石头叫白渣料。这种石头色泽干枯,质地疏松,是不适合做建筑雕刻材料的。
这块刻着“中华世纪坛”几个大字的石料下半部分有一条长长的裂缝,裂缝的东侧已经被施工人员用水泥堵住了,现在裂缝东侧又裂开了近1厘米的口子,我在口子边沿上用手指一搓,石头刷刷地掉下来成了石头末子。从正面看,碑正面有三处明显的修补痕迹,其中有两处在“华”字旁边,极为刺眼,别说是国家工程,就是一般的建筑工程,这样劣质的石碑也不可能被接受。
在碑的北侧,一块金属牌上还言之凿凿地写着:“广场南端是一块35吨重的汉白玉石碑……”从题字上看,这块碑制作于1999年,仅仅五六年的时间,一块汉白玉碑就开始风化了?
这不是一块汉白玉石碑,这是一块冒名顶替的粗糙的白石碑,用这样一块石头来铭刻极富象征意义的中华世纪坛,不合适。